满汉全席电影黄磊、何炅还在,但《向往的生活》变味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3
  • 来源:庇护电影_迷城电影是什么意思_拉瓦隆大炮电影--火烛鬼电影资讯网
田园慢生活真人秀《向往的生活4》(以下简称《向往4》)回归。4位常驻MC是黄磊满汉全席电影、何炅、彭昱畅、张子枫,前2季的MC刘宪华依然缺席。这一次蘑菇屋搬到了云南西双版纳,蘑菇屋里的小动物彩灯、小H、小O、小不点、苏苏,也都像是在荧幕里陪伴观众满汉全席电影多年的老友。《向往4》是一档慢综艺,包含的元素却很多:田园风光、明星劳动、老友相聚、花式口播、萌宠美食,自2017年开播以来,似乎已经成了话题集散地,每期播完上热搜已成常规动作。带着滤镜的乡村生活《向往4》开篇是一段航拍的长镜头,镜头缓缓滑过村子的各个角落,观众看见了粮食、瓜果丰收的乡村,悠然自得的村民,嬉笑打闹的孩童,弹幕里都在说“这才是真正向往的生活啊”。《向往4》依然是黄磊、何炅、彭昱畅、张子枫组成“家庭”,在蘑菇屋招待客人,主张“自力更生,自给自足,温情待客,完美生态”。4季蘑菇屋的选址都在风景秀丽,有山有水的乡村,分别是北京密云、浙江桐庐、湖南湘西、云南西双版纳。黄磊说,录制《向往的生活》实现了一种“又慢又远”的生活方式,那就是“慢下来,去远方”,非常符合城市中产对田园牧歌生活方式的想象。蘑菇屋已经成为一个景观化和理想化的居所:会客厅宽敞明亮,厨房锅灶齐全,自家菜园里长满了小葱、西红柿、茄子、小辣椒,专属花园里开满了姹紫嫣红的鲜花,笼子里养着蓝孔雀偶尔开屏,圈里的小羊嗷嗷待哺,巨型奶牛苏苏听着音乐悠闲自得。明星们来蘑菇屋做客,他们摘椰子、收甘蔗、种地瓜、垒灶台、砍柴、摘菠萝、挤牛奶、割香蕉,累得气喘吁吁,晚上回到蘑菇屋,他们围坐一桌,品尝黄磊做的美食,这个时候的聊天是相对放松的,也容易出话题。《向往4》第1期来的三位飞行嘉宾是周迅、张婧仪和郭麒麟。周迅和黄磊连续合作了《人间四月天》《橘子红了》两部电视剧,保持了长达20年的友谊,他们一边吃饭一边回忆了很多拍戏时的故事。满汉全席电影当老友举杯喊出口号“我们在一起就是向往的生活”时,周迅一脸蒙地问,“我们在一起就是啥?”周迅跳脱的提问一下子把观众的思绪拉回现实,这只是一档综艺节目而已。真实的乡村生活,远比节目中展现的劳动,更加泥泞、艰辛。(彭昱畅在节目里种西瓜苗。)在脱口秀节目《笑场》里,脱口秀演员梁海源调侃《向往的生活》,“这个节目会找一些明星到节目里种地。没有哪个明星会真的向往种地好吗?因为如果一个明星真的向往种地,他就可以去种地。”说到底,蘑菇屋也不过是与真实乡村割裂的人工世外桃源而已。但是快节奏生活的都市人太需要一个可以喘口气的地方了,他们通过想象美好的田园生活,自给自足、自得其乐。Switch平台游戏《集合啦!动物森友会》(以下简称《动森》)就是契合了这一心理才火遍全球。在《动森》里,玩家可以任意创建一个虚拟角色,让他生活在一座无人岛上,通过采集自然资源来换取钱币和岛外物资,从而用换回来的物资打理自己的岛屿,也可以邀请朋友来自己岛上做客。但逃离都市生活之后呢?作家顾湘就从上海市区搬到了浦东的一个村子里生活、写作,但是她在散文集《赵桥村》里写道,“我们没有田园生活,我们只有便宜的生活”,一句话戳破了都市中产对田园生活想象的泡沫。想象中的亲密关系除了提供田园生活想象图景之外,《向往的生活》还搭建了一组想象中的亲密关系。蘑菇屋四位MC的人物关系设定非常鲜明,负责掌勺的黄磊像是家庭中的爸爸,憨厚、话不多;负责招待客人的何炅像是家庭中的妈妈,细心妥帖,总能把到家的每一个客人招待好,不会让谈话冷场,也不会让客人尴尬;“跟狗赛跑的傻小子”彭昱畅像是家庭中的弟弟,老实厚道又机灵可爱;青涩懂事的张子枫像是家庭中的妹妹,早起背课文为高考冲刺做准备。总导演曾在接受采访时说,他希望《向往的生活》“核心理念是待客之道,有点像综艺版的《我爱我家》——我们希望向往是以单集嘉宾的空降,给蘑菇屋固定MC融合产生新的化学反应,更多强调‘人与人’的故事,包括老友情、母子情等等,内容希望更丰富,笑点更密集”。因此飞行嘉宾与固定MC之间的化学反应以及飞行嘉宾之间的化学反应就非常关键,如果没有熟悉的原生关系积累,在两天一夜的相处中,也很难碰撞出有趣的火花,大部分人谨小慎微,生怕犯错。最尴尬的一期要数《向往的生活3》第5期,一期节目来了8个飞行嘉宾,除了老狼之外都是年轻艺人,跟主MC都不熟。负责掌勺的黄磊一下子要做十几个人的饭,他脸上难掩尴尬和落寞,“我跟你们也不熟,我没必要跟不熟的人费力瞎扯”。“回忆杀”是很多综艺都喜欢用的一招,用得好宾主尽欢,用得不好则谁都尴尬。《向往的生活3》第1期让“05超女”重聚就非常拧巴,请来的四个超女周笔畅、黄雅莉、叶一茜、纪敏佳明显已经多年不联系,她们的人生轨迹、事业发展也各不相同,无论是聊天还是做游戏,都像是在没话找话。因此,找到合适的嘉宾非常重要,宋丹丹就是《向往的生活》里无法复制的“神级”嘉宾。宋丹丹带着儿子巴图两次做客蘑菇屋,贡献了非常多的笑点——她的带口音的英文,自曝曾用名长英,经典神曲《心火烧》,都是观众津津乐道的名场面。美食也是《向往的生活》吸引观众的一大看点,通过食物也创造了不少的温情时刻:孙红雷大晚上走了很远的路来蘑菇屋只是为了吃黄磊做一道赛螃蟹;黄磊帮戚薇做了一锅熏鱼,让她吃到了外公的味道,而戚薇的外公已经去世多年。不断增加的植入和宣传从第1季到第4季,《向往的生活》植入广告越来越多,《向往4》的植入更是多达14个,黄磊也在节目中坦言,“今年的植入客户比较多,请观众朋友们多担待”。但事实上,无处不在的广告植入很容易破坏节目的连贯性和完整性,与乡村氛围格格不入。有很多观众吐槽《向往的生活》越做越像户外版的《快乐大本营》,原因是很多艺人来节目带着鲜明的宣传新项目的目的,比如《向往4》第1期飞行嘉宾新人张婧仪来,她和彭昱畅主演的《风犬少年的天空》在节目里被cue了至少3次。前面3季来宣传的明星也不少——黄渤带着于和伟、王迅宣传电影《一出好戏》,沈月和陈都灵宣传剧版《七月与安生》,陈飞宇和何蓝逗宣传电影《最好的我们》,佟丽娅宣传电影《超时空同居》,滕华涛带着鹿晗来宣传电影《上海堡垒》。除去宣传味之外,节目里劳动的价值和意义也越来越不可见。从第1季的用玉米换食材,到第4季的用椰子换豪华佛跳墙原料,“劳动”的价值越来越悬浮。从前明星们辛辛苦苦掰玉米换来的食材,会让明星实实在在体验到劳动辛苦,食物得来不易,但《向往4》里的包烧系列食材是怎么来的,观众都没有看见。因此,观众觉得《向往的生活》“没有内味儿”了。明星们在节目里做着热热闹闹的小游戏、吭哧吭哧地下地劳作,终究是加了一层“岁月静好”滤镜的田园生活。3年多过去了,《向往的生活》最让人怀念的,仍然是第1期开播时,宋丹丹教大家唱的“中国第一首流行歌”《心火烧》,“心火烧,心火烧,心扉呀,关不住了”。图片来源:视频截图